我是明朝一小神第六百三十六章落魄的喇嘛

2020/06/30

我是明朝一小神 第六百三十六章 落魄的喇嘛

“林老爷您不再考虑考虑么?小少爷乃是我贡唐寺的第三世祖古,因为是我师第二世祖古的呼毕勒罕,不可遗失在外啊。”丹巴犹自有些不肯放弃,便劝说着说道。

祖古的在乌斯藏语言之中,是圣者的意思。而在汉人的书籍之中,多译为活佛。而呼毕勒罕,是死后转生的意思,也被叫做转世灵童。乌斯藏的佛门传承便是这般,在祖古死后,便需要寻常一个符合条件的新生儿,当做他的转世之身。

“什么祖古父古的,我们家丑娃不会随你去鞑靼的。”林靖远还待再说话,方洪的外婆却看不过眼了。这番僧好不晓得道理,自家孩子的百日宴,竟然敢过来捣乱。

丹巴还待再劝说,但管家直接喊了两个家丁,一左一右的将他一夹,就往门外推去。很多事情,主人不好做,就得下人有点眼力见识。

在这个喇嘛被驱赶出去之后,屋子里头重新恢复了热闹,刚刚的事情,于众人而言,不过是一场小插曲而已,或许过几天会成为各家闲聊时的一点笑谈,仅此而已。

丹巴被人从林家推了出来,他看着林家紧锁的大门,不由的苦笑了一声。“幸好这次化来了一些食物,不然就得饿肚子了。”

他从怀中摸出来一个油纸包,打开之后,是两个大馒头,还有一些糕点。这是他一开始进入林府的时候化来的食物,早早的被他给放在了怀中。

他提着油纸包,走到了一处小巷子里头,两个瘦瘦的身影从里头钻了出来。这两个人大约十一二岁的年纪,说是少年,有点嫌小,说是孩童,又稍稍的大了那么一点,正好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岁数。

这二人看着都很瘦,身上穿着的喇嘛服也比较宽大,让人瞧着十分别扭。

“巴桑、普布,你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?”丹巴打开了油纸包,大馒头的香味,嗖嗖的从传来出来,二人的口水当即就有些止不住了。

“咕咕。”这两个人的肚子忍不住的叫唤了起来,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大馒头。“快点吃吧,一人一个。”丹巴将馒头递给了二人,微笑着说道。

“谢谢上师。”二人赶紧行了佛礼,然后接过大馒头,狼吞虎咽了起来。丹巴则轻轻的摇了摇头,然后盘坐在一旁,眼皮微阖,轻声的念诵起了经文。

巴桑和普布,并不是乌斯藏人,而是大明当地的汉人小孩。去年各地闹饥荒,死了不少人,丹巴见二人可怜,便收做了弟子。

他们是先去了鞑靼,准备在鞑靼建立庙宇。但是,鞑靼近段时间发生了很大的内乱,各大贵族都站出来要废掉皇帝,再加上红黄二教的争斗,不得已之下,他们只得重新从鞑靼逃离出来。

他的师父,也就是贡唐寺第二世祖古,在路上因为饥寒交迫,还未到太原,便已经转世去了。不得已,丹巴只得领着两个小徒弟,靠着在太原城化缘为生。

其实,藏传佛教是允许吃肉的,就算持戒律,也可以吃三净肉或者五净肉,但是,他们在化缘的时候,大明的百姓都只给他们馒头素菜,哪怕大户人家都是如此。毕竟,在汉人的心中,和尚应该都吃素才对。

有时候,丹巴也想化点肉食,但每次他这么说,肯定就被人给赶出去,还得被骂一声野和尚。时间一长,他也学乖了,人家给啥就吃啥,也不敢要求给肉了。

“上师,我们真的得去江西么?我听人家说,江西好像离这好远啊。”吃掉了一整个馒头之后,巴桑坐到了丹巴的身边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“当然了,我是答应了陛下的,一定要去江西,江西长宁县。”丹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如今鞑靼内乱,皇帝被软禁住了,他在鞑靼传教的时候,那皇帝叮嘱他,一定要去到江西长宁,找一个叫方洪的人,如此才能救其性命。

“可是……上师,我们没有钱啊,现在天气这么冷,我们走不出山西就得被冻死。”巴桑有些泄气。本来皇帝是给他们不少钱的,但路上遭了贼匪,东西被抢的一干二净,只能靠化缘度日了。

“……不被冻死也得被饿死。”普布刚刚才把馒头啃完,舔了舔手指,冷不丁的在一边插了一句嘴。

“没事……我一会儿再去打听打听,看看哪户有钱人家有了新生儿,只要将其认作第三世祖古,我们就有钱了。”丹巴摸了摸普布的脑袋,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,给二人鼓励着说道。

但实际上,他的心里也没底。藏地的佛教在大明根本没有多少基础,汉人信奉的不多,再加上他们连个寺庙都没有,人家岂肯将自家的孩子送给他?

……

“少爷,这水银的真的买不到了,太平观的人说了,他们炼制的那点水银,可都被您给买走了。”自丑娃的白日宴已经过去了好几天,方洪照常令人去购买药材和铅汞金玉等物。但那下人出去一圈之后,有些为难的回来禀报说道。

炼制这水银其实不难,但大伙平日里用到的地方不多啊,哪怕太平观是道观,也用不了那么许多。方洪每日里都需要为数不少的水银,太平观也无以为继啊。

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你去问问太平观的人,我加些钱,能不能让他们再多炼一点。实在不行,就让他们把炼制水银的法子卖给我。”方洪想了想,开口对着那下人说道。

“……少爷,不是小的多嘴,这每日里的花费已经很高了,若是您加了价,那小的都替您心疼。再者说了,那帮道人这次喊着没有水银,保不齐就是打着想要提价的想法,你这个多给钱了,那下次他们还能再要求提价,多少钱也备不住这么个花法啊。”这下人劝说着说道,他在林家干了不少年了,林家人从未亏待过他,他自然也得为林家想着。

这下人说话条理清晰,反倒让方洪觉得有些稀奇。不过,他转念一想,确实是这个理。虽然他不在乎银钱,但也不想平白被人给坑了去。

大脑缺氧
治疗银屑病的常用药物
灰指甲引起的手癣